2014年04月23日

銀裝素裹也別有壹番景致

早晨起來,例行完洗刷及早點的事情便洗杯沏茶,壹羮龍井在沸水的沖泡下散發著淡淡的芬芳,慢慢的展開了黃告F的葉片,有的像白鵝亮翅,有的像金魚上浮下墜,還有的茶梗立起告F的軀幹在淡告F的液體裏懸浮著,那景象不亞於行走在春天的曠野,於是,端坐於陽臺之上慢慢的品砸起來,望著陽臺下面的植物園,也不由得想起了前幾天騎車郊遊的情境來施政樂……

這個禮拜天我穿上壹身的休閑騎上山地車便開始在春天裏旅遊了。

由於平日裏工作較忙,很少來到郊外品嘗這個季節的味道,於是,騎著自行車慢慢悠悠地貪婪的品嘗著春天的味道施政樂

我所愛的春天應該是殘雪消融以後,大自然開始萌發生命的時候,那個時候,雖然寒氣未消又參雜淡淡的春的味道,讓人有壹種生機勃發的感覺,很是振奮人心;有人說:春天有什麽好喜歡的,不就是天氣轉暖了,百花滿園嗎?還是秋天才是收獲的季節!施政樂我想,這些人對於春天的認識有些偏頗,沒有春天的孕育生命哪來秋天的累累碩果呀?夏天的枝繁葉茂,秋天的肅殺,讓人有壹種悶氣、低沈的感覺,再看看那些古詩文裏面幾乎每壹篇詩文,在描寫春天的時候都帶著很欣然的喜ス心情,而夏天呢,酷熱難耐讓人閉門不出,大汗淋漓,也無法欣賞大自然的美麗了,而冬天呢,雖然是白雪皚皚,銀裝素裹也別有壹番景致,但那刺骨的冷氣讓人臃腫笨拙更是令人產生壹種恐懼感施政樂
posted by wenwenhg at 11:37|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4月15日

自己這輩子能夠走多遠

妳不知道自己這輩子能夠走多遠

  我們不需要考慮自己能夠走多快,只要知道自己在不斷努力向前就行施政樂


  常常有人問我壹個問題:俞老師,妳當初想到過自己能夠把新東方做這麽大嗎?我的回答是:如果當初我知道新東方會做到今天這個地步,壹定嚇暈過去了。我當初做新東方,僅僅是為了生存。新東方的第壹個班只有十幾個學生,我怎麽敢想象有壹天它會成為壹個年培訓學生達壹百多萬人的教育集團呢?如今,回頭看去,自己也有大吃壹驚的感覺,很多自己認為不可能做成的事情變成了現實。

  人們做事情大概分為兩種情況。壹種是壹開始就知道自己走向何方,壹輩子的終極目標是什麽。比如,有些人從很年輕的時候就下定決心要成為偉大的音樂家、畫家、科學家或政治家,他們壹輩子都在為自己的終極理想而奮鬥。而第二種人可能並不知道這輩子到底能夠做成什麽事情,他們唯壹堅定的信念就是知道自己必須往前走,未來壹定要比今天更美好施政樂


  我大概屬於第二種人。壹個農村孩子很難去設想自己的終極理想,能夠吃飽就算萬幸。但隨著年齡的搨キ,我開始向往土地之外的生活,夢想自己能夠像城裏人壹樣走進大學讀書。所以我生命的第壹個目標就是考上大學,離開農村。(勵誌文章 www.lztxw.com)第壹年高考失利,我緊接著考了第二年;第二年高考失利,我緊接著考了第三年;前兩年連普通大專院校都進不去,第三年卻意外地被北京大學錄取。這是我生命中第壹次體會到人生會有意外的驚喜發生,而這壹驚喜又是和我持續不斷的努力密切相關的。

  抱著這種態度,我壹直努力到今天。在壹場嚴重的肺結核之後,我意外地變成了壹個樂觀的人,因為我知道了生命的脆弱,所以更加珍惜每壹縷陽光;在聯系出國屢次無望的情況下,我意外地收獲了新東方學校,擁有了壹份自己的事業;在經過了很多的生死考驗後,我意外地把新東方變成了美國紐交所的壹家上市公司;在經過無數次的蛻變和洗禮後,我意外地把自己從壹個書呆子教書匠變成了管理著八千員工的還不算太糟糕的企業領導。過去,我沒有預料到也沒有設想過新東方到底能發展成什麽樣子;今天,我懂得了生活充滿無窮的可能性,只要妳努力,就會有意外的驚喜。

  其實我們不需要去考慮這輩子到底能夠走多遠,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像駱駝壹樣在沙漠中行走,壹步壹個腳印地向心中的刻F前進。我們甚至不需要考慮自己能夠走多快,只要知道自己在不斷努力向前就行。

其實自己每次都在選擇,而選擇的結果是堅持還是不堅持!也許堅持下來,妳就贏了!贏得尊重施政樂
posted by wenwenhg at 15:53|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