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30日

菩提本自在,淨心即是禪

喜歡一個人,便努力追求,用心廝守,換一場天長地久。而喜歡一個季節,只需邂逅,不必死守,在探索和感悟中便可靜靜白首水解蛋白
秋風習習, 秋雲淡淡,一個人站在繽紛欲燃的小路上。美麗的樹葉隨風飄落,在夕陽的映襯下顯得格外寂寞,正如獨自守候的我,安靜的在這裏等你走過。不知道,你什麼時候 到來,也不知道,你在哪個路口出現。想去尋找,又怕自己迷茫,想這樣等待,又怕自己彷徨。於是,我與靜美的秋季簽下約定,待我領略她所有的風景,便讓我看 到夢裏的身影嬰兒濕疹
站在秋的十字路口,向左是風與葉的纏綿。
秋天,樹葉漸漸的黃了,枯了,快要脫落了,儘管樹媽媽每一年都會經歷 這樣子的場景,可對自己的孩子總是那麼依依不捨。一個清輝的夜晚,秋風在空氣中微微的流動,預示著最後的離別即將到來,泛黃的樹葉緊緊的簇擁著,生怕一個 不小心就失散在了海角天涯。連高空上的明月,也不忍心看到這最後的離別,情不自禁的喚一朵最近的雲朵,遮住她那朦朧的視線。
然而,任憑不 舍,任憑傷悲,秋風還是如期而至,葉子依舊敵不過季節的更替,敵不過歲月的流失。一夜秋風,滿城落葉傾。看著此情此景嬰兒濕疹,我細細地聆聽。像是聽到了落葉的呢 喃,秋風的柔軟,在這極短的瞬間,他們一起訴說著最美的愛戀,演繹著永恆的癡纏。當落葉安詳的躺在大地,露出幸福的模樣,你看,它多像一個進入夢鄉的孩 子。突然發現,秋風並非是想像中的劊子手,原來它只是在葉子生命的最後一刻,讓它體會到愛的纏綿,飛翔的滋味。
在這極致的悲傷裏,我看到了世間最美的愛,可誰又能明白,此刻的我是悲傷還是歡喜,也許只有那撥動我心弦的秋季,才知道潛藏在我心中的眼淚。
站在秋的十字路口,向右是雨和花的眷戀。
“恨 如花開秋謝早,零落成泥為誰香”安靜的坐在門臺,寫一句隨心的詩,泡一壺暖香的廉價普洱,氤氳在熱氣騰騰的茶香裏,試著去參悟茶中的禪意。滴答滴答,疏疏 落落的秋雨,趕著時間的腳步,嘩啦啦的下起來。聽著雨水輕輕地敲擊著微薄的玻璃窗,不知不覺,我像是被催眠了一樣,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那是一株清香的無名花,我看到了它在春風夏雨中風姿綽約的模樣,可突如其來的秋雨,無情的打落了它美麗的花瓣,看著它在空穀中獨自凋零,我莫名其妙的心痛,像針椎一樣的痛。秋雨,你為何如此殘忍,為何不懂得憐香惜玉,我伸出顫抖的雙手,將散落在泥土裏的花瓣捧在手心。
對 著花瓣,我輕輕的訴說:“花兒啊花兒,你真的好可憐,是秋奪去了你的牽念,還是雨消瘦了你的容顏?”這時手中的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緩緩地融合在了一 起,接著變成一個美麗的仙女。她唇齒輕啟“當我聽到你的訴說,我就想告訴你,其實,並非秋也並非雨奪去了我的風姿,我只是想在這最靜謐的季節,與雨水徜徉 一次最深的眷戀,然後投入大地之母的懷抱,釋放最後的香氣,接著化作一粒塵埃,被冬雪偷偷的掩埋”
醒來以後,我像是明白了一個道理:驚豔是雨,凋零也是雨,一路陪伴著花的是雨。雨給了花兒無聲的滋潤,又給了花兒怒放的驚豔,所以最後也是雨伴著花兒離開了枝頭,誰也不清楚,其實它們演繹了一段從生到死的愛戀。
此 刻我多想飛上雲端,看看秋的前方是什麼,後方又會是什麼?是山與水的婉轉,還是星與月的羈絆,又或者是凋零和成熟的悲歡... ...時光清淺,歲月闌珊,大自然給秋速寫了一段如夢如幻的流年,多少人站在秋的冰山一角中仰慕,哀歎。將散亂在秋季的故事一個又一個的編織,從古至今, 從舊到新,然後將其安放在陽光下,裸露在雨水裏,在時光老人細細的雕磨中,成為最精緻的季節。
無論是風與葉的纏綿,還是雨和花的眷戀,又或 者是山與水的婉轉... ...都是大自然對秋的呼喚。當秋姑娘睜開迷人的雙眼,會因為看到萬物的凋零而傷感,也會因為看到碩果累累而歡顏。其實,有光明的地方就會有K暗,有盛開 的歲月就會有敗落的時間,有分開的彷徨就會有相聚的甘甜,這便是最真的自然。看著手中的筆和紙經過無數次的曆練,漸漸的把自己對文字的這份緣,渲染成最是 靜謐的思念,我才發現,愛其實離我們並不遙遠。
菩提本自在,淨心即是禪。後來才明白,秋季是一個說不盡的故事。關於秋天,我並非一見鍾情, 而是與生俱來的一種執念和心境。只是在剪斷離愁別緒的刹那,在進一步讀懂它風花雪月的面紗後,才懂得,所有的離別,其實是最神聖的牽念。也許就這樣子:在 不斷的探索和感悟中,我心裏對秋的愛慕之心,悄然的開花結果了。
posted by wenwenhg at 11:50|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