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28日

草色入簾青

 第一層(從開頭至“惟吾コ馨”)以類比的方式引出文章主旨。文章開篇即以“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的大氣之語開篇,既顯得出手不凡,也為以後的陋室歌功頌コ埋下了伏筆。山可以不在高低,水可以不在深淺,只要有了仙、龍就可以出名,那麼陋室因為有道コ品質高尚的人存在當然也能出名。“斯是陋室,惟吾コ馨”,由山、水、仙、龍入題,作者筆鋒一轉,直接切入了主題,看似有些突兀,但回頭一看,卻又渾然一體,因為上面的對比句恰好為這句的引論鋪下了基礎。山、水的平凡因仙、龍而生靈秀,那麼陋室當然也可借道コ品質高尚之士播灑芬芳。以類比的方式開頭,引出陋室的寓意,以“コ馨”統領全篇。以下文字皆由此生髮。

  第二層(“苔痕上階香g至無案牘之勞形”)描寫居室環境即日常生活。作者從周圍景色入手 ,“苔痕上階香B“描寫環境寧靜、雅致,令人賞心ス目。“淡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是寫室主人交往之雅。來來往往的都是飽學之士,沒有平頭百姓。這些人可以高談闊論,縱情暢懷。

“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閑下來在室中可以撫琴弄弦,展卷讀經修身養性。以上是作者從三方面對於一個道コ品質高尚之士的生活總結。他以“苔痕上階香h的淡雅之色,隱寓作者的恬淡之心,又馬上以“草色入簾青”的生機盎然點明恬淡中充滿生機的鮮活生活狀態。交朋識友,皆是同道高潔之士,撫琴研經,生活從容且又多姿。遠離嘈雜的音樂,遠離傷神的公務,這種濶ノ的生活實在讓人装轣B這種既像隱士,又存在塵世的生活方式,是道コ高尚之士装逑I,也是凡夫俗子們嚮往的。也讓我們看到了作者高潔傲岸的節操和安貧樂道的情趣。

  第三層:(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運用類比,指出此室可以與古代名賢的居室比美。作者借南陽諸葛亮的草廬,西蜀揚雄的舊居來對比自己的陋室,有引諸葛亮與揚雄為自己同道的意思,也表明了作者以這二人為自己的楷模,說明自已也有他們一樣的コ操與才能。以陋室比古賢的居室,不僅說明了陋室不陋,又進一步表達了作者的高潔傲岸的志趣與抱負。從諸葛亮闍初逞エ草廬以待明主、揚雄淡薄於功名富貴,潛心修學來看,劉禹錫引用此二人之意,是否還有既不願與世俗同流合污,又想逢明主一展抱負,若無明主,也甘於平淡的那種志向呢?第四層(最後一句),總結全文,說明陋室不陋。“何陋之有?”一句,語出《論語・子罕》,原話是“君子居之,何陋之有?”作者截取後一句引為證據,作全文的總結,暗含著以“君子”自居的意思而又不陋痕於文字上,更進一步突出了他那高潔傲岸的志趣與抱負。“何陋之有”回應上文。

陋室不陋,關鍵在於“君子居之”,也即銘文一開頭所說“惟吾コ馨”。這個結語引經據典,顯得警策有力,把個“陋”字徹底翻過來了。銘文一般都押韻,並常用排比、對偶句。本文為駢體文,就用了名、靈、馨、青、丁、經、形、亭等字韻腳,使文章句式整齊,節奏分明,音韻諧美;而又變化有致,不拘一格,讀起來抑揚頓挫,毫無呆板之感。除末句外,全篇都是駢句,韻腳是 名、靈、馨、青、丁、經、形、亭等字。
posted by wenwenhg at 10:36|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