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7日

傾城之戀

在回成都的車上,聽那個地方台的記者講故事。
  
  他有一個朋友,追一個女孩,女孩一直不同意,她回老家汶川,他就跟著追到汶川,住在當地的招待所。
  地震發生後,好多天都沒有兩人的消息。男孩的父母急得都一直給他打電話,他也不知道這朋友如何了。
  3天之後,電話終于通了,傳來朋友特別興奮的聲音。
  兩人都安好,朋友把女孩背著硬是從那邊走了出來。
  而且還不知道朋友是如何說服女孩放棄,把家人留在當地(可能她父母也覺得自己走不出來了),並且堅持著跟著他活著走出來。
  和朋友開玩笑問,什麽時候結婚。
  很高興的回答,快了快了香港如新集團
  
  電視捕捉到的那個一直陪女朋友說話兩天怕她睡過去的男生,媽媽說,也是很少人能做到這樣的。
  
  傾城之戀?
  未必nu skin 香港
  
  有人是耐力型的,有人是激情型的。
  
  如果讓你選,你是選擇多年相敬如賓關鍵時刻選擇相忘于江湖的,還是危急關頭舍身相救而回到平淡生活卻又口角不斷的?
  自然,有貪心的人說,最好兩者都有。
  可能嗎?
  不可能。
  兩者都不好搬屋
  但是兩者都是現實。
  
  多年能很好相守的,到了受考驗的時刻−−未必是大災難,不一定會那樣仗義,而經曆過大生大死考驗的,我敢說,也未必就是送進了保險箱,生活裏平淡的琢磨,有時對情感更具消蝕力。
  
  有人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
  有人能共富貴不能共患難。
  
  能兩者都共的,恐怕只有自己和自己了。
タグ:Book
posted by wenwenhg at 12:38| Comment(0) | book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