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8月19日

霸王別姬

早在很久就有人向我推薦“哥哥”主演的《霸王別姬》,因爲我並不是很喜歡看電影,所以直到今天才得以了解劇情。
梨園行的師傅教的孩子們,要想人前顯貴,必得人後受罪。要想成角就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自古人生一世,需有一技之長。
真是句句經典,看到孩子們的艱苦生活,我有些潮濕了眼睛。與他們比起我可謂生活在不能想象的天堂裏,卻時而抱怨現實,有點不開心自己就是最不幸的人。
兩主人公蝶衣,小樓在受過極苦後,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
蝶衣他愛上自己的師兄,這應該就是他們常說的,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了吧,這便就注定了他一廂情願的悲劇,他師兄娶了妓女菊仙爲妻。
這位菊仙也同我看過的《羊脂球》,《菲菲小姐》的女主人一樣,一副敢愛敢恨,不怕受傷的模樣,聰明伶俐,卻又待人極好。
對蝶衣亦是如此。然,不管菊仙爲蝶衣做過什麽他都沒有承認她是自己嫂子的身份。
這樣我也以爲蝶衣是很愛那個從小爲他受過很多苦的師兄小樓。
不想在一次蝶衣給官員唱戲裏,官員們不安分地戲弄蝶衣時,小樓不顧個人安危出面爲他解圍,誰知被圍打,菊仙看丈夫身處困境挺著肚子也撲了上去,蝶衣則害怕地躲在隅角,不敢支聲。蝶衣還是被抓走了,菊仙孩子掉了。
在後來的故事裏,我也以爲小樓始終都會以兄長的身份照顧蝶衣,熒幕防窺片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間,小樓竟揭發了蝶衣。
這裏我有些困惑了,我不懂得從小一起長大的貼心照顧是情誼,還是生死關頭變賣對方是情誼。
就如同有時我不知道要相信平日裏的關懷是情誼,還是要相信爭吵憤怒時捅破的話語是情誼。
當然,蝶衣也反擊了小樓,他揭發的人卻是菊仙,說她是妓女。小樓被群體追問是否愛菊仙,他答,不愛,他從來不愛她,他要和她劃清界限。
我想菊仙應該沒有恨蝶衣吧,因爲她終于知道了,當初她放棄所有,到後來植入骨血的親密,不過換來的是對方的相望冷漠。
她自殺了。蝶衣和小樓有這樣的下場竟也是敗給他們當初撿回來辛苦撫養長大的孩子一手推波助瀾造成。
可悲的是,故事的最後兩主人公在相隔十來年後還一起唱了一出戲,曲罷蝶衣自殺。
看完後,我的一句話觀後感是,看《霸王別姬》是看盡世間滄桑。
現實如此,還能相信什麽呢?我們最惶恐的,保護殼推薦應該就是自己認真了別人卻是遊戲。
即便如此,經曆過也總是好的吧,沒走過永遠不會知道那感覺。
去遊樂園,我試了好幾個極限項目,雖然沒有尖叫,終于明白了自己害怕失重,那種心髒似乎與身體不再同步的感覺。
不再信什麽傻逼的溫暖。且行且止就好了,寄希望于自己,回首時能對自己說,天空沒有翅膀劃過的痕迹,但我確已飛過。
posted by wenwenhg at 16:35|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