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9月11日

迷蒙清冷的夜色裡有了溫暖的感覺



夢裡飛花,歎今生過往雲煙,在歲月恒逝中消失殆盡,我只是在彼岸望斷來去的歸路,才知走過的這一路是被淚水所凝住,回憶本沒有所屬的路途,它只是悄悄地像風一樣輕柔,來過就好了,走後也只是在遙遠的夢中留下一絲輕歎。

所有的一切都是歲月的塵埃,我們總是會選擇記住所有的記憶,在走下一個路口之前許下了“記住”的諾言,沒有考慮太多是否哪一天真的是遺忘了,哪一天早已不記得那句簡單到讓人落淚的“諾言”,記住便永遠都不會忘了嗎?走過一個個陌生的街口,看一個個陌生的風景,忽然在轉身的間,又見到與當年似乎相似的場景,已是不知過了多少個日子了,想扳著指頭數數過去了幾年,就在那一瞬淚如雨下。那些記憶就這樣在念念不忘中隨風飄散,如手心中握住的水怎麼掬也掬不住,任憑被時間雕刻,而我卻無能為力。

滿眼春風百事非,若昨日的一切重現在自己的眼前,也不會是當初的模樣,有一句話說的很好“過去的不再回來,回來的不再完美”不再是從前那樣那能回來也是很悲哀的事情,回不去的僅僅是過去的熟悉的場景嗎?恐怕還有心境,“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從我的身邊溜走,我含著淚去撿拾零落一地的歲月的底片,再也尋不回當年的那份心境,鏡中的自己看起來沒有絲毫的改變,但為什麼卻又什麼都變了。原來這份改變只是刻在心裡,如此的細微,心如琴弦,若是輕輕地撥動才會發現曲已變。

想回到最初的原點靜靜地等待,“等待”是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一個詞,但是雖明知最殘忍,也還是會選擇這條路,即使等待的早已沒有意義。張愛玲談過等待“其實我們也不知是在等待什麼”是這樣在這條路上走得久了,也還是會忘記自己當初為什麼要等,牛欄牌奶粉或一個人,或一件事,過了很久後我才漸漸明白這是很令人傷心的一件事,張愛玲在說這句活時,她一定是在歲月裡習慣了一個人去等,心裡或許明知這不是一個好習慣,但還是已成了一個烙印,抹也抹不去。

有些沒有講完的故事可以放到夢裡再去講完,現實總是難以預料,但在夢有時卻訴說著真實與最初的感動,這也是另一種獨特的幸福,或許只有自己才可以真正的體會到。

我有時總會莫名的傷感自己珍藏的故事最終的主角不是自己,現在的我終於明白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學會珍藏,還好我最終還是學會了。不怨時間改變了這一切,也不再去計較自己是記住了還是忘了,那一刻或許只有感激,記憶在夢裡隨煙到天涯,辰光悉數,迷蒙清冷的夜色裡有了溫暖的感覺。
posted by wenwenhg at 18:27| Comment(0) | 牛欄牌奶粉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