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27日

在紅塵的盡頭

忽然間,或許真的是忽然間,覺得好累,仿佛世間的壹切,都成了汙濁白色夢想的塵埃施政樂

坐在電腦前,看著QQ閃爍,看著那群中不知愁為何物的“瘋狂者”,發現自己已經遠離了塵囂,忘了最初的歡樂,忘了最初的欣喜,忘了最初的期待,也忘了遙遠的妳和那場邂逅的淒美。

常常想,網絡和現實就如夢境與現實壹樣,走出夢境,再美麗的期待都會變成無奈,而走出網絡,再永恒的故事都只能是傳說。最不喜歡說,網絡是虛擬,最不喜歡講,網友不是朋友。原本是相識的朋友,因網絡彼此重新相識,了解了心、了解了夢、了解了人性中內本質的善。原本不相識的朋友,因網絡而結下壹段機緣,無論是怎樣的邂逅,畢竟相識壹場。前世500次的回眸,換來今生的擦肩,能在網絡中相談那麽壹句,是否也曾在前世無數次回眸?

喜歡林清玄的散文《壹生壹會》,在那裏,他告訴人們要珍惜此生結就的相逢,其實想想也是,人生的相逢此生也僅有這麽壹次。壹生壹會,會過了,來生我是誰,妳又是誰?誰都不會清楚。許多熟識的朋友和同事都說我不會恨,笑我太沒心,凡事都不記恨,其實誰沒有私心呢?我不是不會恨、不是在別人傷害到自己時不想報復,只是覺得生命給予我們的時間太少,沒有時間和必要去計較別人帶給妳的傷害。如果對壹個傷害了自己的人和事只能在遺忘和記恨中選擇壹種,那麽我寧願選擇遺忘,選擇在也不為那個人、那件事擔心和掛牽。

淡忘妳,在紅塵,淡忘妳,在網絡,淡忘妳,在受了傷還沒來得及復原的傷口施政樂

世間最珍貴的是情感,世間最易碎的是感情,當感情中滲透了太多的塵埃,心靈的窗口便再也無法透明。心是玻璃做的,情是易染的白紗,心碎了,情汙了,剩下的只能是傷痛和瘡口。曾期盼邂逅那樣壹場愛情,絕對地真誠,絕對地無怨,絕對地不帶有壹絲俗世的庸俗,和風壹樣清新,花香壹般淡雅,月光壹樣溫柔,流水壹般透明,清如玉,潔似雪。為愛癡狂,為情守候,不畏懼王權富貴,不害怕清規戒律,壹生相隨,壹世相守。然而風起處,心靈的柔波總會沾染世俗的塵,雨來時,夢想的花蕊總是經不起歲月的剝蝕。

愛過了,恨過了,痛過了,傷過了,回首來時,也無風雨也無晴,留下的是壹路淩亂的腳步、散落的歲月。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時,日日與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離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尋花,夜夜棲芳草。”

我生之時君未生,君生之時我已老。紅塵俗世的人,總會因多情而煩惱。而今,君天涯,卿海角,是否還會記起,曾經的歡笑與苦惱?人在影留,人去影無。留下的是心疼,消失的是歲月。壹份的情緣,三生的回報,欠下的是情,償還的是債。

天地本浩渺,煙雨自飄搖,塵世來壹遭,只為因果報。人世間,談何易,素不知,人間之事,難上難。此生,該還得還,該償得償。我不是妳的玫瑰,妳也不是我的花,就留下那段蓮的心事,在煙雨飄搖裏,安逸著吧。

淡忘妳,在網絡的深處;淡忘妳,在紅塵的盡頭孔聖堂中學中六
posted by wenwenhg at 17:40|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