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7日

斷了聯繫,最後不再聯繫


有些緣分真的很莫名其妙,就好像我們一開始莫名其妙地就認識了,然後莫名其妙地就成為朋友了,最後,卻也莫名其妙地斷了聯繫,失去了彼此的音訊。

萍水相逢也好,拔刀相助也罷,總之,有些人在一次哭著告別之後,就真的再也沒有見過,亦沒有再去聯繫過。

生活有時真的很可笑,有些人與我們相遇,原來只是為了告別。有些人教會了我們許多東西,卻在不知不覺中就離開了,從此杳無音訊,好像我們的生活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些人一樣,一切顯得都是那麼的洗髮水 安然無恙。

成長,似乎一直在跟自己開玩笑,總是不經意間帶走身邊一些曾經以為會一直走到最後的人。長大,有時候還真的是一件讓人很苦惱的事情,一方面我們要費盡心思去認識一些人,另一方面自己又不得不目送一些最要好的人離開。有些人,終究會離開,我們最後還是斷了聯繫,亦不再聯繫。

小時候一起玩耍打鬧的鄰居小孩,聽說有的很早之前就已經搬離這個地方了,有的已經成家立業,嫁為人妻,相夫教子,有的過得很一般,幾年也不曾回過一次家DR REBORN抽脂 了。

學生時代要好到穿過一條褲子的死黨,中學過後就各奔東西,讀書的繼續深造,工作的聽說混得還不錯,偶爾會聽到一些關於大家的消息,誰誰又出國了,誰誰被某大公司錄取了,誰誰又去哪兒旅遊了。

曾經一直陪伴自己的戀人,和平分手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聽到過消息了,但最近聽說已經重新戀愛了,對方條件還不錯,雙方家長還都滿意,好像開始張羅著結婚的事情了。想打電話問候一聲,知道你過得很好,就不忍心打擾你的幸福,其實更加害怕自己還是這樣,沒有臉面見你。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我們都在變化,我們都在成長,身邊走了一些人,又來了一些人,然而有些人開始離開的時候,我們都對彼此說好的,還會是朋友,還會保持聯繫,最後的最後,時光還是替我們將這群曾經要好的人給淡忘了,總之,有些人後來真的沒有再聯繫過。

通訊錄裏總有一些號碼一直存著,卻從來不會打過去問候一句,你不打給我,我也不打給你,不忍刪除,亦不再聯繫,因為曾經一起有過值得懷念的美好時光。

偶爾有空翻開畢業前的同學錄,那個寫著“永遠的朋友,一直走下去”的人,畢業之後就莫名其妙地失聯了,然後才想起來原來已經很久沒有聯繫過了。

每天逛空間,上微信,刷微博,好友組裏一大群人,點開了,又合起來,總想說點什麼,卻又怕除了“最近可好?”“還OK啊!”“嗯”,這樣的語句就沒有後話了。

跟許多朋友很久沒見了,突然想聯繫一下,不過好像又顯得太倉促,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其實更加是害怕打擾了,所以乾脆不去聯繫了。然後,我們就這樣踏著各自的軌跡,逐漸就失去了彼此的消息。

生活,有時候真的很殘忍,它讓我們有緣相識相知,甚至是相愛,然而最後卻狠心地把我們分開,或許是選擇的路不同,陪伴你走過這一程,下一個分叉路口說不定就要各奔DR REBORN抽脂 東西了。

人生每一段路程都會認識一些人,告別一些人,然後繼續為心中的遠方啟程。離開的人,感謝你曾經溫暖過我,願你我未來的路都走得更加堅定。遇見的人,希望接下來一起陪伴走過的日子,我們都可以給予彼此溫暖。

我們總是會在生命裏的某一個時刻,突然停頓下來,好像在等著什麼,又好像在感慨些什麼,思前想後的,卻又不知道自己在盼望些什麼,或許是多年前和一個老朋友說好再見的約定吧,最後,兩個人都沒有赴約。

越是長大,內心越是孤獨,於是更加懷念小時候無憂無慮的日子,因為不用擔心誰會離開誰,每天只要開心地玩耍,也不用害怕誰不跟自己玩了,只要可以愉快地玩耍,就覺得很幸福,從來都不用考慮,原來有一天身邊的朋友的朋友會離開,慢慢地。

posted by wenwenhg at 15:34|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11月11日

他們卻不能,明天他們還將繼續……

古時候道路崎嶇交通不暢,貨物的搬運也極不便利,從而催生了挑夫這種職業的出現。如碼頭上的腳夫、山區收穫季的挑糧客,走村串戶的貨郎等,都是以挑物謀生的。隨著社會的發展,交通條件的改善,從事這種職業的人已越來越少,最終將消失在我們的視野中致敏原
前些時候,媒體上曾報導過關於景區挑夫的動人故事,讓人唏噓感歎,《重慶最後的棒捧》一則新聞裏他們的無助與迷茫,更是讓人心酸落淚。而現在的城市中還生存著這樣的一群人−−小工挑夫,則鮮為人知了。
他們跟隨小包工頭,專為家庭裝修改造向高處運送沙石水泥等建築材料的。如果不接近距離接近他們,就體會不到他們的艱辛與無奈。前幾天工廠又停了,朋友再次叫上我去他幹活的地方做事,同時也體驗了一把做挑夫的感覺名創優品山寨
那天是為一戶人家翻修屋頂,需澆注幾十平方的混凝土,由於沒有升降設備,說白了是沒有安放升降設備位置與條件,只能用挑來完成這辛苦的工程了。
前來的幾個小工都是帶著挑物工具的四川人。工作開始了,一位六十多歲的老者,最先將拴好的挑袋展平,裝上黃沙,再將挑袋的襻子掛向短短的扁擔兩端, 慢慢蹲下,雙手抓緊兩邊的挑袋,並不輕鬆的站了起來,晃動著足有百斤的擔子,顫悠悠的走向樓梯,低著頭緩緩地再一步一個階梯的向上攀登著,顯得有些吃力是 的,畢竟歲數大了。他人很實在名創優品山寨,挑的每一擔都不比別人少,每到樓頂料盤時,總是氣籲噓噓,汗水順著脖子向下浸潤著沾了黃沙的衣服。我提醒他少挑點,多跑一 趟沒關係,他卻說這是辛苦活不能耍滑的。這句話看似平常的話,卻讓人對他油然而敬。
中午時分已完成了工程三分之二少點,此時房主賣來了饅頭,我們席地而坐,手都不願去洗了拿起就吃。其間我不經意的問那老者:“老哥,幹多久了”,他 歎歎地說:“今年六十五歲,來這裏做挑工十幾年了,沒辦法的,這是命該如此啊”,“上了年紀身體要緊呀”我說,“好漢不提當年勇,恐怕也幹不了幾年啦,現 在就是要多攢些錢防老”,“你兒子不養你嗎?”,“兩個兒子的負擔都重,不能拖他們的後腿,另外政府每個月還發七十元的養老金哩”。說著眼睛裏也閃著淚 光,似乎還有說不出的隱情,不知是為以後的日子發愁,還是為政府的救助金而感激。此刻我心裏也酸酸的日本買房屋
。是啊!他用雙肩擔起了一家人沉甸甸的生活,擔起了這一家人的希望與夢想,幾十年的歲月裏,勞累已把他黝K的臉雕刻的溝壑縱,是啊!這就是命,一個無法改變的命,誰讓你是農民!於是想到每每早晨,城市的小河邊、公園裏、健身的男男人女女悠闔ゥ在,心裏很是装轣C也只能是装轣C我們農民何時才能如此瀟灑,天知道?
稍作休息,還是得把剩餘的工程做完的。這三分之一的工作量,如同馬拉松運動的最後幾公里,其艱難程度可想而知了。雖然吃過飯補充了體力,疲勞的雙腿 還是越來越沉重,酥軟的膝蓋在邁上每一個臺節時都會打顫,在最尾的一個臺階處幾乎抬不起腿了,ェェ的扁擔嵌也似的釘在肩膀上,一個小的扭動都會有開裂的感 覺,喊著鼓勁的號子“嗨喲”著,焦急地數著每一層樓梯,完成一次次的七十八級的運送,當最後一擔運到,那輕鬆的感覺已讓人不能站立,順勢坐在ェェ的扁擔 上。
結束了勞作,房主付我們六個人一千伍佰元勞資,按最原始的分配原則,每人二百五十元!一個帶有嘲諷意義的數字。
再見了,挑夫!我可以這麼說,
posted by wenwenhg at 10:55|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10月12日

同時也打開了我們胸有大志的心扉

窗是我們心靈的窗口,它給我們室內帶來了充足的陽光,朦朧的月光和清新的空氣。
通過一扇窗,我們看到了窗外的世界,讓我們充滿無限的幻想母乳餵哺
隨著我們居住條件的改變,所謂的窗也隨之改變,從此變的越來越ェ大,我們的視野越來越開闊,意境越來越深遠。
過去我們住的房子都是土坯房,其窗口很小,不足肩ェ的一個方口,每天一早透過這個小窗口,射進一絲陽光,正好照在我床尾的南牆上,這時將意味著天亮 了,該起床了。我在睡意中匆忙起床,慌忙吃口早飯,迎著初升的太陽,高高興興地踏上去往學校的鄉靜脈曲張間小路,一路上我哼著童謠,腦子裏什麼都不去想,無憂無 慮,充滿陽光!
數年後,隨著家庭成員的揄チ,經過父母不分晝夜的開山劈石,數日的忙碌,我們又在另一處蓋了五間大北屋,大門大窗,室內牆壁潔白如鏡,ェ敞明亮;讓我們全家很欣慰和知足,給了我們自信和享受美好生活的開始,那時我已到了成年,從此我們終於告別了幽暗土坯屋的居住生活環境。
近幾年來,隨著舊村改造的一片形勢大好,過年的土坯房、磚石房已逐漸變成高樓大廈,這使我們的居住環境又跨了一大步,更上一層樓,一個很大的轉名創優品香港折, 其建築設計合理,窗戶ェ敞明亮,透過每扇窗戶,我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霞光四射,藍天白雲,告F海洋,群山峻嶺,還有一草一木,花的世界,鳥兒在高空中飛 翔,魚兒在池中游蕩,廣場上孩子們在盡情地玩耍,老人們在享受天倫之樂;街道上不同檔次的車輛來回穿行,忙碌的人們馬不停踢......窗外的一切景象清 晰可見,視野開闊,展望、遙遠、充滿遐想!
我們生活中的忙碌都是為了吃、穿、住、行、用,我們追求居住生活環境無止境,必定要付出我們半輩子的心血,而窗外的環境,也隨之在不斷地變化著優纖美容
總之,我們未來的窗,給我們帶來了美好未來的希望,同時也打開了我們胸有大志的心扉!
posted by wenwenhg at 11:23|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